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新闻汇聚>合川新闻 > 详细内容

把老百姓的事当自己的事

——记“合川区金牌调解能手”唐萍

来源:合川日报作者: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放大 缩小

唐萍(左)与前来要求调解的群众

江西卫视有一档很出名的节目,叫“金牌调解”,每一期都有一位能说会道、善于规劝的人民调解员为“当事人”排忧解难。现任南津街街道白塔街社区党委书记的唐萍,也是这样一位多年来成功调解各种纠纷、深受群众喜爱的基层调解员。去年年底,她被光荣地评为“合川区金牌调解能手”。是怎样的动力让她对这份别人看来都嫌麻烦的工作始终充满感情?1月10日,记者来到唐萍的办公室,看到一本她写下的厚厚的调解记录。“只要调解成功我就高兴了!”她笑着说。

妥善解决群体事件

今年48岁的唐萍以前曾在东津沱原重棉四厂上班,28岁那年,思想上进、要求进步的她入党。2004年,从厂里下岗的她应聘到东津沱社区任调解人员和妇女专干,主要负责调解土地征用、邻里纠纷等事务。东津沱社区属于城乡结合部,人口众多、结构复杂,各种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矛盾时有发生,每当这时,唐萍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充当“灭火器”。“调解人员就像‘肉夹馍’,有时候是‘老鼠钻风箱,两头都受气’,本来我们是站在公正的立场去调解,但甲方或乙方总是不满意,觉得我们没有帮他们撑腰说话,做法有失偏颇。”唐萍说,在调解中,她常常遇到被对方冷遇、怨恨甚至破口大骂的情况,也曾倍感委屈,有过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最终,热爱公益事业和调解工作的她还是坚持了下来。为了打牢调解基本功,她平时留心收看各类法制节目,还买来不少法律书籍专研学习,让自己从内到外、从法理到情理都修炼成一名合适的调解员。

2015年的一天,社区居民李华(化名)位于工业园区旁的祖坟被一所驾校请来施工的挖掘机不小心损坏,李华顿时暴跳如雷、不依不饶,称由于自家祖坟被挖,导致其父精神恍惚,家中也诸事不顺,一定要驾校赔偿20万元,还带领家族里几十名亲属在现场聚集,场面剑拔弩张,甚至惊动了警察前来紧急维持秩序。为了不让此事扩大蔓延成一桩影响社会的恶性群体事件,在这节骨眼上,唐萍临危受命,立即与社区工作人员和驾校负责人上门给李华做思想工作。谁知李华一开门就将他们送去的水果丢了出去,唐萍见状没有气馁,后来又先后去了5至6次,一次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厌其烦地给李华讲法律、谈道理,最终说服李华接受了驾校的一定赔偿,并将自己被挖的祖坟进行了妥善处理。成功化解邻里纠纷

2017年,在东津沱社区担任过党委书记的唐萍调到白塔街社区任党委书记。作为“一家之长”,自己平时工作更忙,要经手的日常事务也更多了,但眼看社区里有不少新来的年轻同事,处理调解工作还是欠缺经验、不够成熟,唐萍便在百忙之中仍为群众调解,只要群众有困难,她总是热心相助,从不袖手旁观。

唐萍告诉记者一件至今仍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事:那是她刚到社区不到一周的一天,一名姓马的老伯突然来到她的办公室,一见唐萍就激动地要跪下:“唐书记,求求你帮我做主,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啊!”“老伯,您别这样,快起来,有话慢慢说!”老人的举动让唐萍当即大吃一惊,她赶紧扶老人坐下,又为他倒了一杯热茶,这才关切地询问他的诉求。原来,60多岁的马老伯家庭比较贫困,子女在外打工,其妻没有工作,他的收入也十分微薄。2006年,马老伯一家买了一处住房,不料此后多年一直深受楼上断断续续漏水之苦,不仅家中衣柜遭殃、家具发霉,连小孙子也因长年住在潮湿的环境里浑身长满疙瘩。为此,马老伯曾多次与楼上住户罗某交涉,没想到对方态度十分蛮横,甚至拒不承认。万般无奈之下,马老伯只得向法院起诉,但却被告知要自己承担取证和打官司的几万元相关费用。面对这样的情况,马老伯深感无能为力、心力交瘁,只得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社区向唐萍求助。了解到此事后,唐萍立即与社区干部一道找到罗某,让其尽快整改,但对方并未理睬。唐萍随后又再次登门告诫罗某,若不配合社区将取证后从法律上帮助马老伯,谁知罗某依然不为所动。见此情景,唐萍决定从罗某的家庭情况、工作单位、亲属关系等方面入手,通过多方面对其“打开缺口”。经过十多天的艰苦努力,最终,罗某终于答应对下水道进行维修。事后,感激不尽的罗老伯非要给唐萍送锦旗,她却婉言谢绝了:“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从事调解工作14年,唐萍说她累并快乐着。“每当为群众办好一件事我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付出再多都有意义!当走在街上居民们和我亲切地打招呼,都让我非常感动。这次获得的荣誉对我是一种鼓励也是一种鞭策,今后我还要加强学习,争取把调解工作做得更好,让更多的群众满意!”唐萍感慨地表示。

编辑: 王海川编审: 吴显峰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