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新闻汇聚>三江热点 > 详细内容

做快乐的舞蹈教师

来源:合川新闻网作者: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9日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放大 缩小

5岁开始学习舞蹈,9岁进入原四川省艺术学校,15岁进入部队文工团,18岁考入重庆市歌舞团,22岁成立自己的舞蹈培训学校,她追寻着自己的舞蹈梦想。

记者 李文静 文/图

在梓桥街畅谷国际1幢2单元4楼,本文的主人公祝若婉所开设的婉业艺术团艺术培训学校就座落在此。几天前是一个下午,记者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在帮一名才来学习舞蹈不久的孩子“开肩”。因为疼痛,孩子大声地叫道:“祝老师是个坏老师。”谁知一下课,这个才叫着“坏老师”的孩子就一溜地窜到了“坏老师”的身上。

祝若婉无奈地笑了笑,对记者解释到,开肩、开胯是练舞的必经之路,但因为较疼,许多小一点的孩子都不能克制自己,吵两句还算好的,有的会拼命抓住老师的手、腿,有时还会咬上一口。因此,她们的手上、腿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有个孩子爱跳舞

1992年,祝若婉出生在合川城区一个普通工人家庭,5岁时就开始接受舞蹈培训。2001年,原四川省艺术学校(现四川艺术职业学校)来合挑选苗子,9岁的她凭借扎实的功底、较好的外形从上千孩子中脱颖而出,成为三名入选的其中之一。“当时选人可严了,身高、身材比例、形象,以及舞蹈基本功等等都有严格的要求。”在学校的6年时间里,祝若婉接受了舞蹈知识的系统培训,从民族到芭蕾、从压腿到毯功……“那时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练功,压腿、下腰、劈叉,学习各种舞蹈,有时一天要跳上十来个小时。”回想起当年的学习时光,祝若婉颇有感慨。

2007年,面临毕业的祝若婉遇到两次入伍的机会,一次是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一次是武警甘肃总队文工团,祝若婉最终选择了后者。做为团里唯一一名会表演川剧变脸的女兵,在部队的两年时间里,她随团下基层下连队参加各类演出上百场。

2009年,祝若婉退伍转业。在家里待了半年后,她准备去考重庆市歌舞团。“第一次是2010年3月,因长胖了没考上。回家后,我用3个月时间从128斤瘦到96斤,6月再考时顺利考入。”

“刚进歌舞团的前三个月,每月工资只有800元。除去房租、水电、交通,所剩无几。我记得我36元用了一个星期。”为了改善生活状况,祝若婉最多时一天要打4份工。

慢慢站稳脚跟的她,收入也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加得到改变,从几百元上涨到了几千元,加上兼职的工资,最高时超过了万元。但祝若婉却在进入歌舞团两年后,毅然离开,进入香港皇加教育集团和重庆皇加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开办的舞蹈培训学校,成为了一名舞蹈培训教师。

转行成为舞蹈培训教师

“离开重庆市歌舞团,我考虑了很久。因为在兼职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教孩子跳舞这项事业。”谈到离开的原因,祝若婉这样说到。

2013年2月,祝若婉培训的学生在由国际艺术专业等级评审协会、中国音乐学院考级委员会、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等联合举办的第七届香港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总决赛上取得优异成绩,她也被授予国际优秀导师奖。在随后的第八届至十一届上,祝若婉均获得优秀导师奖。

2013年底,皇加合川分校出现经营问题,祝若婉受命“回乡支援”。从2013底到2015年6月,跟着她学习舞蹈的孩子从不足20个上升到70多个,学校经营状况也得到明显改变。但合川和香港双方的经营者之间却出现了意见分歧,准备关闭学校。

望着70多个孩子渴望的眼睛,祝若婉拿出全部积蓄,接下学校的经营权,借钱交齐房租,正式取名叫婉业艺术团艺术培训学校。

因为当过兵,部队严谨的作风被她带到课堂之上。上课严、下课疯,让许多孩子对她是又爱又怕。今年6岁半的王雅馨跟着祝若婉学习民族舞已经两年了,用她的话来形容眼中的祝老师就是“上课时比狮子老虎还凶,下课比大熊猫哈士奇还好玩。”

对学生要求严格,对老师也同样严格。已取得中国歌剧舞剧院1——8级、中国舞蹈家协会1——6级授课教师资格的祝若婉,对每位前来学校任教的老师都严格把关,只有在得到学生和她的认可后,才能独立带班。祝若婉解释道:“家长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学习,我必须对他们负责。如果老师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不仅对不起家长,更害了孩子。”

辛勤的付出必会得到欣慰的回报。2015、2016年连续两年,祝若婉均获得“海外桃李杯”国际舞蹈大赛优秀指导教师奖;2016年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暨CCTV“花儿风采”全国少儿电视才艺大赛重庆城市联赛的优秀指导教师奖……

目前,学校是文化部中国歌剧舞剧院考级委员会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点、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春晚节目组合川区唯一选择学校。

今年25岁的祝若婉对于未来充满着希望:“我只会跳舞,所以也只教舞蹈。我想专心做一件事,把事情做好,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编辑: 徐丽华编审: 刘洪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