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新闻汇聚>社会广角 > 详细内容

飞虹跨涪江 南北变通途

——合川涪江四桥建设纪实

来源:合川新闻网作者: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6日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放大 缩小

记者 廖松 刘亚春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九月初,天微凉,涪江畔,一道长虹划过江面。9 月6 日,涪江四桥正式通车,合川交通升级和城市拓展迈出坚实一步。

新建成的涪江四桥位于合川城区西侧,长765米,位于涪江三桥上游约1.5千米处,横跨涪江。它北接高职教城片区学府一路,南接小安溪片区规划道路,工程总造价为3.6亿元,道路等级为城市主干道I级,双向六车道,设计时速60千米每小时。

大桥全线梁体分为三大部分:涪江四桥部分、下穿铁路桥部分、主线道路部分,总计1.9 千米。其中,主桥为双幅式,桥面宽31.5 米,单幅梁体宽度15.75 米,主跨为连续刚构拱组合体系。引桥方面,同样采用了双幅式,北岸为11 跨35 米连续箱梁,南岸为1 跨40 米的简支箱梁,梁体宽度14.75 米,两幅间净间距2 米。

建成作用:

改变交通格局 助力城市拓展

涪江四桥的通车,将成为我区城市主干路网体系中重要跨江桥梁,换句话说,它不仅仅是一座大桥,更是有效改善我区交通格局的“动脉”。

目前我区车辆过江,大多需通过涪江一、二桥之一进行转换,且各桥多为机动车和非机动车混行。特别是涪江二桥为国道G212 城区段,交通结构中货车占有的比重较大,对桥梁的通行能力和服务水平影响较大。未来随着我区经济的发展,城区将继续外扩,过境车辆与城市交通之间的矛盾将更加激化。

涪江四桥北接高职教城片区的学府一路,南接铜溪镇沙帽村片区。大桥将成为我区城市主干路网的重要节点,承担着大石—五尊片区、高职教城片区、小安溪片区、南溪—沙溪片区的重要交通联系功能。同时,还将为我区提供一条城市一级主干路。大桥双向六车道的设计,不仅承担项目沿线各区之间的交通联系,满足部分主城区的跨江交通,缓解涪江一、二桥的交通压力,还将分流国道G212 的过境交通,降低过境交通对合川城区的交通影响。这对于进一步完善我区交通功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除了交通功能,大桥的建成还对城市拓展、土地开发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涪江四桥建成后,将为高职教城片区及小安溪片区经济社会的发展,为合川城区的外延拓展提供有力的基础条件,对发展区域社会经济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作为连接小安溪片区与高职教城片区的重要交通骨架,大桥将两个片区的道路网与涪江南北岸的建设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不管是北岸的高职教城片区居民,还是南岸的小安溪片区居民,都将享受大桥通车后带来的舒适和便捷。

技术创新:

千吨级钢围堰 大块头有大智慧

修桥是伴随着人类建筑史发展的传统行当,但其工艺却在不停创新。涪江四桥的修建,处处体现出创新释放的红利——特别是一个名叫“钢围堰”的大块头,充分展现着施工者的大智慧。

水下施工,是任何一个桥梁建设工程的核心,也是难点所在。“传统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土围堰,一种是水上接高。”涪江四桥项目总工兼执行经理卜海昆介绍,土围堰是一种比较“笨”的工艺,要进行上万方的填挖,不仅时间长、成本高,而且还会长期占用河道。

而另一种水上接高的工艺,虽然相对好一些,但同样费时费工费力。

“于是我们采取了整体式钢围堰的方式。”卜海昆介绍,也就是在陆地上拼装一个整体式的钢围堰,表面积约为2869 平方米,重量约为1020 吨。拼装完成后,再把这么一个“大家伙”平稳下水,再通过牵引拖拉至江心,在指定位置下沉。这样的工艺,系长江中上游地区首次实现千吨级双层薄壁钢围堰整体下水。

这种工艺有什么好处?“首先是其强度、刚度及结构稳定性,较之其它方法好很多。

其次是我们采取岸上拼装、整体下水的方式,这样一来就大大节约了建设时间,成本也降低很多。”卜海昆告诉记者,在时间节点上,这种工艺也有着显著优势。涪江四桥开工建设后不久便是汛期,这对水下施工造成很大难度。而钢围堰在岸上拼装,这样一来既避开了风险,也丝毫没耽误工程进度,经济账方面也十分可观。

设计亮点:

“涪江上的虹” 既有实力又有魅力

第一次远眺涪江四桥,你一定会对桥上如虹一般的桥拱吸引。走进细看,拱上竟有一片片红色的如鳞片的造型,十分特别。为什么要这样设计?他代表着什么寓意?

桥梁设计单位中铁二院技术负责人介绍,作为一个城市的地标建筑,桥梁设计应充分考虑所在地的文化元素。桥上红色单拱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马门溪龙,这是合川的城市名片之一。

在设计时,我们将龙骨作为元素融入进去,配以大红色,显得大方美观。

除了外观和色彩,这种设计在结构上有何亮眼之处?

该负责人介绍,这种双幅桥采用单拱的设计,结构形式新颖、构造复杂,在全国范围内都实属罕见。他举例说明:比如合川已有的合阳嘉陵江大桥,就是双拱设计,两条拱居于大桥两侧。而涪江四桥主桥则采用连续刚构拱组合体系,上部结构以连续刚构为主体,并在主跨配以单拱肋进行加劲,加劲拱肋设于主跨中央分隔带处,跨径160 米——也就是说,这样的设计既满足了结构上的安全,也满足了美观的需要,可谓“既有实力又有魅力”。

建设者说:

对这座城市有很深的感情

闫春勇,四川渠县人,原涪江四桥现场执行经理,现调任中铁八局一公司副总经理。

从项目开工起,闫春勇便扎根在合川,与同事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干就是几年。“对这座城市有很深的感情了!”闫春勇告诉记者,大桥建设的几年,自己不仅伴随着工程的完善,也亲历了合川的发展。

建设期间最难忘的事?谈到这个话题,闫春勇不由得说道三年前的一个雨夜。当时,工人们正忙碌着钢围堰的水下施工。凌晨两点,突然天降暴雨,水位上涨。“其实水位上涨对我们

影响不大,但下游航电枢纽因来水突然变大,紧急泄洪,短时间内涪江水位突然下降了3 至4 米。”他解释说,水位突然下降使钢围堰周边的压力骤减,造成钢围堰结构出现不稳定状态,情况十分紧急。于是,他带领工地上的所有同事,赶赴现场通宵开展突击抢险工作。经过数小时拼搏,钢围堰结构终于转危为安。

“修桥铺路这种流动工作,注定要和亲人聚少离多。”说起家庭,闫春勇不由得有些情愫。“我老家其实就在四川渠县,只有160 千米。现在的交通条件,回去一趟也用不了多久,但实际上一年也没回去两次。”他说,就说今年春节吧,大桥即将竣工,但扫尾工作有一大堆。为了能按时交付使用,还需抓紧工期。他和工友们春节期间奋战在工地上,保障了大桥的建设进度。

编辑: 徐丽华编审: 刘洪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