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2019年11月08日
新闻内容
第A6版: 要闻
一个老新闻工作者的心声
○邱书航
 作者: 浏览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是1981年进入原合川报社的,一边在编辑岗位上工作,一边自学新闻采编知识,包括新闻理论,自我感觉是热炒热卖、速成,但这也是当时《合川报》复刊不久的迫切需要。1984年、1988年,我先后获得新闻专业助理记者职称;新闻专业编辑职称;1999年12月,我被评为新闻专业主任编辑职称。
  爬格子、写文章,其实是一项蛮辛苦的差事,特别需要各方面知识的综合积淀,以及写作技巧。更何况,从事新闻写作,需要耐得住寂寞、甘守清贫,还得加上不辞辛苦,饿得、熬得、累得,接地气,具有擅长与各种各样性格的人交流的本事,还得具有党性原则,掌握基本的政策法规、被采访对象的行业或专业情况、近期新闻宣传的重点和热点,善于把党的政策浅显易懂的告诉群众。然而,做到了这些,也仅仅掌握了新闻记者的基本功,还得具备相当的文学素养、下笔如有神、倚马可待等功夫。
  1983年,报社安排我驻当时的太和区采访。大多时间我便住在太和茶旅社一间窄窄的小屋里,一到逢场天,我的屋里就会堆满箩筐背篼扁担。因为经常到乡下采访,与很多农民都熟悉了,他们赶场时就会来我这里坐坐,聊聊天,或者是投诉什么的,逢场天人太多,农民们便将箩筐背篼扁担寄放在我这里,等办完事回家时再来取。
  这里讲一讲我当时的采访故事吧。
  我记得很清楚,1983年盛夏的7月27日,室温不低于摄氏37度,室外更高,我早上从原太和镇到小河公社采访,需要走7.5公里小路,当时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到各公社都是步行。大约走了2.5公里路远,我突然感觉胸口十分难受,恶心、浑身冒冷汗,嘴里直涌酸水,眼睛也花了,完了,这前不挨村后不挨店,要是倒在了涪江边,让骄阳灼烤半天不说,还会耽误今天的采访调查,已经约好的同志在等我。幸好,我没有倒下,只是翻肠倒肚地把早上在太和镇食堂吃的两个包子、一碗稀饭统统倒光了。我是硬扛着,满身湿透地赶到了小河公社,大约是中午11点。时任小河公社妇女主任徐开琼非常惊讶,赶紧给我倒了一杯荆芥水,说:“老邱,你又来了!这么热的天,怕热死你了哦!”
  还有一次是采访归来,骑车在黑岩头处摔了一跤,左眼角为此缝了好几针。
  上世纪80年代,我在铜溪区渭沱公社、油桥公社采访了一起案例,据此采写的通讯《警惕啊,人们!》1900多字,曾被高石坎街道办事处从《合川报》上抄写成大字报,贴上了街头。1990年2月,我采写的《映山红的歌》4000余字,反映全国教育系统模范周祥礼事迹,被原合川一中从《合川报》上抄写成大字报,贴满了校园长长的围墙,许多读者都为之感动,大都读得泪流满面。后来,我先后还采写了南国打工系列、合川撤县设市,合川撤市设区,合川第一条高等级公路,第一条高速公路,第一条铁路,第一座水电站,第一条商业步行街,第一条滨江路,合川第一次确定工业重点企业,浓墨重彩、大篇幅的重点报道、深度报道、系列报道等,以及红军高级将领周吉可、造枪修炮的合川老红军董效先、八路军中的音乐家周极明、人民好警察赵代全、农民好人唐华吉、农民烈士欧昌港、“烈火中的金凤凰”陈秋华、“重庆市十佳农民工”孙辉菊、人民好警察彭世杰、人民好检察官唐文权、武警英雄肖林、武警英雄逯兴强、科技副镇长袁厚国、企业家龚大兴、三峡移民精神宣传全国先进成世珍等几十人。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有幸以一个党报新闻工作者的眼光和笔头,见证了这个中国人为之自豪与骄傲的时代!从事党的新闻事业是自己的一种责任、一种信念!我唯有拿出比人家多出数倍的时间和精力,学习,再学习,不怕挫折,不惧艰苦,努力,再努力。
  这就是我,一个从事党报新闻工作34年、党龄36年的老新闻工作者最大的感受!邱书航在深圳黄贝岭采访合川打工妹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

备案号:渝ICP备08002051号
《合川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地址:合川区南园路225号 邮编:401520
新闻热线:42740168 投稿信箱:hcbs11@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