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芯片都不造,ARM CEO 解读公司商业模式、与苹果的商业关系等

北京时间 9 月 28 日消息,现代科技世界里存在着一个有趣的怪象:有一家公司什么都不生产,但它却主导了芯片世界。它的技术存在你的手机里、电视里、汽车里甚至是笔记本电脑以及驱动这一切的数据中心里。

它就是 ARM (安谋),这家芯片设计公司在过去几年里经历了很多事情。ARM 主要为现代芯片设计指令集,客户包括高通、苹果和三星,后者的芯片都是基于 ARM 架构。从商业模式上讲,ARM 将指令集授权给这些公司,从这些公司收取使用费。有了 ARM 的架构,这些公司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生产各种定制芯片。ARM 的这种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ARM CEO 雷内・哈斯 (Rene Haas) 周二接受了外媒的采访,讨论了公司的商业模式,与苹果等客户之间的商业关系,出售、上市等话题

▲ARM CEO 哈斯

遍地都是 ARM 芯片

哈斯解释称,ARM 不是一家知名公司,外界不是很了解我们,但我们认为自己非常重要。首先,ARM 处于半导体世界的半导体价值链中。基本上,你可以在几乎任何类型的半导体产品和 / 或原始设备制造商 (OEM) 产品中找到 ARM 的技术。我们的技术覆盖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智能电视。环顾我的办公桌,可能到处都是 ARM 处理器。我们实际上没有生产任何东西。我们为产品做设计,这是知识产权。我们做设计,而不是制造一颗芯片,我们将这个设计授权给那些将制造最终产品的人。我们最著名的主要产品是微处理器,也就是 CPU,它几乎是所有电子设备的大脑。

我们不制造芯片,而是把这个大脑授权给其他人。因此,到处都是 ARM 芯片。从上个季度的数据来看,全球所有半导体公司和原始设备制造商共制造和运输了 74 亿颗内置 ARM CPU、GPU 或其他技术的芯片。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所以我们在半导体价值链中,但我们不制造任何东西。我们做设计,大部分设计的都是微处理器。

客户几乎涵盖所有大公司

哈斯说,在电子行业,要说谁不是我们的客户可能更容易些。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是我们的客户。台积电、三星、格芯,这些是生产芯片的实体企业英特尔、AMD、英伟达、高通、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也是我们客户。然后,在世界其他地方,我们的客户有阿里巴巴,腾讯和字节跳动。几乎每家公司都是我们的客户。

▲哈斯

我们的商业模式有两个组成部分。我们先收一笔预付许可费,这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向我们支付的使用技术的费用。这使得他们有权使用我们的技术进行设计。如果这些设计最终进入生产并成为最终产品,我们就会根据与合同相关的一些数学计算按单位收取使用费。所以,我们有两种收入来源:一个是许可收入,另一种是使用费收入。

消费者购买了包含三星、高通、苹果芯片的设备,但是消费者不需要向 ARM 付费,而是由这些公司付费。例如,高通会向 ARM 报告他们卖出了多少颗芯片,然后根据预先商定的使用费率向 ARM 付费。

中立原则的重要性

哈斯称,ARM 会尽量保持中立。众所周知,我们被誉为“电子业的瑞士”(瑞士保持中立政策),这是一个不错的比喻。我们不试图挑选赢家,涉足生态系统中的各个子生态系统。如果你从半导体链的最底层开始,就会碰到格芯、三星、台积电、英特尔,所有制造芯片的人,你必须与他们所有人合作。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技术能够建立在世界上每一种半导体工艺上,这需要所有这些合作伙伴的投资。然后,再往上就是 Android、Linux、Windows 和所有我们支持的主要操作系统时,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也在其中。

许多芯片公司都依赖台积电,那么 ARM 对台积电依赖程度有多大呢?哈斯表示,我们与台积电密切合作。所有代工厂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公司会保持中立。

为何改变主意要上市?

在哈斯担任 ARM CEO 之前,他的前任坚决反对上市,原因是一旦公司上市,就会承受提高营收的压力,这会让 ARM 的中立、公平模式处于危险境地,因为公司可能会达成特殊交易来提高营收。

哈斯回应称,在去年年底,当英伟达的收购交易基本破裂时,我们做出了改变,宣布寻求上市的决定。当我在 2 月中旬上任,ARM 的财年在 3 月结束后,我们终于能够谈论我们的财务业绩了,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谈论财务业绩。在英伟达寻求收购时期,我们非常安静。当我们公布上一财年的营收时,我们的营收远远超过 20 亿美元。我们创造了 26 亿美元营收,过去从来没有超过 20 亿美元。我们的营业利润率接近 40%,但人们认为我们在赔钱,因为我们没有披露更多内容。这个季度,你会发现这些数字甚至比去年还要高:营业利润率超过 50%,营收达到 7 亿美元,4.5 亿美元是使用费。

哈斯曾表示计划在 2023 年 3 月上市。随着时间的临近,ARM 是否能够兑现这个目标呢?哈斯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正处于这个过程中,我不能说太多。

ARM 会淘汰 x86 架构吗?

当被问及 ARM 和 RISC-V 架构是否会淘汰老旧的 x86 架构时,哈斯表示,这很难判断。x86 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并且拥有非常庞大的安装基础。我当然不想做任何诋毁他们所做的事情。我认为 x86 的挑战在于它只来自两家公司 (英特尔和 AMD)。这本身就是一个限制因素,限制了它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