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鹏科技再闯科创板 能否防范安全生产事故的再度发生?

前次科创板IPO被否后,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重振旗鼓再度向科创板发起冲击,上交所官网显示,目前其科创板IPO对外披露了首轮问询回复意见。二度闯关背后,康鹏科技在安全、环保方面仍面临着较大风险,而这也是公司前次IPO被否的重要原因。据了解,报告期内,公司子公司曾发生过两次生产安全事故,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2020年重要业务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能否防范安全生产事故的再度发生、环保内控制度是否健全,还需要康鹏科技给出答案。

曾出现两起安全事故

报告期内,康鹏科技子公司衢州康鹏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衢州康鹏”)发生过两起生产安全事故,对公司造成了较大影响,也是公司前次IPO被否的重要原因之一。

招股书显示,康鹏科技是一家深耕于精细化工领域的技术驱动型企业,主要从事精细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为新材料及医药和农药化学品。

2019年12月25日,康鹏科技前次科创板IPO获得受理,并于2021年3月17日上会被否。在上市委会议上,监管层重点关注了公司报告期内的两次安全事故。

据了解,2020年2月24日,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同年4月22日,衢州康鹏再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

上述事故导致衢州康鹏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康鹏科技2020年重要业务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1年,康鹏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6.87亿元、6.29亿元、10.05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41亿元、0.9亿元、1.34亿元。可以看出,2021年,公司归属净利润虽有所回升,但仍低于2019年。

在此次IPO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康鹏科技说明上述两起安全事故均发生在LiFSI精馏环节的原因、公司相关产线的设计和生产管理是否存在缺陷、相关事项的具体整改措施及运行情况;说明衢州康鹏停工停产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复产后的产量及业绩情况;说明报告期内及未来新增LiFSI产线的技术路线和生产工艺与衢州康鹏是否一致、新增产线的设计和生产管理措施是否能够防范安全生产事故的再次发生等。

环保问题被追问

作为一家化工企业,康鹏科技环保问题也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

前次IPO上会时,上市委指出,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康鹏”)与康鹏科技曾被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前者因委托无资质方处置危险废物构成污染环境罪。对此,上市委要求康鹏科技说明泰兴康鹏上述犯罪行为相关业务与康鹏科技业务是否紧密关联,公司与其外协定价是否公允,上述模式是否降低了泰兴康鹏和公司相应环保成本和风险等。

招股书显示,泰兴康鹏已于2020年初停止生产,除保留少量必要人员处理厂区善后事宜外,其他生产员工予以遣散,并支付了员工补偿。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泰兴康鹏已无实际经营业务,相关厂房均已拆除。

此外,2021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氟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华晶”)向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排放不符合处理工艺要求的工业废水受到罚款21万元的行政处罚;2021年12月,公司境外子公司API收到了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的通知,API存在危险废物容器标签不规范、废物储存超期等不规范行为,与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达成和解并支付7600美元的和解金。

对此,在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康鹏科技说明浙江华晶受到环保处罚的具体情况,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后的整改措施及其有效性;API存在环保不规范的具体情形,与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达成和解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后续追加处罚的风险。并充分论证公司及各子公司环保内控制度是否健全,相关内控制度能否被有效执行。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对化工企业来说,生产的部分原料可能为易燃、易爆、腐蚀性或有毒危险化学品,容易存在安全隐患。并且在生产中可能产生污水、废气或固体废弃物,需要处理达标后排放。因此通常在IPO审核过程中,公司安全生产以及环保方面的问题会被监管层重点追问。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康鹏科技资本市场部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记者 董亮 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