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价格改革如何重塑绿色经济?推进光伏、风电平价上网

绿色价格改革释放的红利正在推动绿色经济发生深刻变革。9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牛育斌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建立起了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形成了一系列务实管用的政策措施。如推行差别电价、超低排放、垃圾焚烧发电、电动汽车充换电等电价政策,完善光伏、风电上网电价政策,这些政策有力地推动了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业内专家认为,绿色发展,久久为功,绿色价格改革已形成一定体系,在实现“双碳”的路上也将不断发挥出协同作用。

巩固光伏、风电产业基础

在实现“双碳”的大背景下,光伏、风电产业一直是能源绿色转型的主力。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辛保安在8月12日举行的2022“一带一路”清洁能源发展论坛上曾提出我国新能源发展目标:预计到2030年,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发电装机规模将超过煤电成为第一大电源,2060年前新能源发电量占比有望超过50%。

然而,我国光伏、风电产业的发展在前期进展得并不顺利。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分析指出,早期新能源发电的开发、建设并不完全,电价也没有现在这么低,建设初期新能源电力整体的供应和市场需求都不高。

为此,国家对光伏、风电上网电价政策进行了完善。2009年,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09〕1906号),建立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考虑各地陆上风电资源条件和建设成本差异,将全国划分为I-IV类资源区,相应实行不同标杆上网电价;2014-2016年,根据产业技术进步、发电成本下降情况,启动标杆上网电价退坡机制,逐步下调标杆上网电价水平;2018年,随着市场化条件的成熟,将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改为指导价,新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和近海风电项目上网电价全部通过竞争方式确定,不得高于项目所在资源区指导价,并适当下调陆上风电项目指导价和海上风电上网电价。2019年,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9〕882号)文件,对2019年、2020年的风电指导价和2021年后的风电价格政策做了明确。

“当下很多地方的新能源电价已经比煤电要低。”林伯强认为,推进光伏、风电平价上网,可扩大这些新能源电的市场需求,从市场端倒逼这个产业的发展,也让更多生产企业加入新能源电的生产之中。“推动风电、光伏的发展,对中国来说是必须的。同时,当前我国清洁能源以水电和核电为主,这两种清洁能源的发展空间有限,需要发展空间较大的风电和光伏去弥补,而这两种能源目前大概只占整个电力市场的5%左右,还需要进一步发展。”林伯强说道。

在新能源电力市场规模足够大之后,林伯强指出可通过不完全的市场化电价来保证新能源电力生产企业的盈利。

推动绿色出行方式转变

推进光伏、风电平价上网,在降低电价的同时也增加了电力市场的供应,对绿色出行又是一大助力。

目前,我国小客车仍以燃油车为主,更注重节能和环保的新能源车仍处于发展状态。相较于续航更长、加油更加便捷的燃油车,新能源车最大的优势便是电价成本低,而消费者最担忧的充电便捷度问题也将迎来转机。

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因为电力供应不足的各种问题,新能源车的充电桩数量和快充功能一直有所受限,充电不便、充电慢等问题让不少消费者感到困扰。而在光伏、风电平价上网后,电网发电量加大,这两个问题都能得到一定的缓解,进而有利于引导消费者置换新能源车。同时,张翔还给记者算了一笔电车和燃油车的经济账。“当下市场上的公共充电桩所用是工业电价,在北京、上海这种城市大概是2-2.5元/度,而市场上大概有30%多的私人充电桩白天电价0.5元/度左右,夜间则是半价。以100公里能源成本为例,油车需要10升油,价格大概在80元,而新能源车大概耗电15度,即使是工业电价成本也仅需30余元。新能源车显然成本更低。”

就充电桩未来发展而言,张翔指出当前高速公路沿线尤其是服务区充电桩的建设还需要一些改进,“高速公路沿线充电桩的建设一般由国家电网统一规划,而各地服务区的归属主体则有所不同,在具体建设充电时需要政策压实不同主体之间的沟通,推进服务区为充电桩建设提供相应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专业安装充电桩的上海城城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石大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指出了企业更直面的一些问题,“大趋势确实向好,不过当下大城市里的新能源装置储电能力并不强,新能源电的西电东送暂时没有在充电桩行业大规模应用,相关技术的研发和落地是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构建垃圾处理产业新格局

在能源转型和绿色交通出行之外,绿色发展价格机制还推动了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完善垃圾处理收费政策和垃圾焚烧发电便是其中可见的部分之一。

根据《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产生城市生活垃圾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城市人民政府确定的生活垃圾处理费收费标准和有关规定缴纳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应当专项用于城市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和处置,严禁挪作他用。

上海律图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对垃圾处理费的具体收费标准做了公开解读,目前我国垃圾处理费按照城(镇)居民、流动人口、国家机关、商铺等有所区分,如城镇居民10元每户每月,流动人口2.5元每人每月;国家机关、社会团体、部队、事业单位,1.5元每人每月或180元每吨。

以我国十几亿人口数量为基准,按照上述收费标准,其背后的垃圾处理行业拥有巨大的盈利空间。

而收集起来的垃圾也大有用处。城市垃圾被业内称作“城市里的矿山”,回收来的垃圾一方面可生产成环保肥料,如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便深耕于该行业;另一方面,可用作焚烧发电。业内分析指出,虽然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因其烟气中的二恶英对环境影响较大,而在近年来有所受限,但已有相关技术如控气型热解焚烧炉能大大减少二恶英的生成。

2021年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十四五”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对垃圾处理价格进行了进一步完善。在公共服务价格改革方面,《行动方案》特别指出,要健全垃圾处理等公用事业价格机制,尤其要推动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合理制定调整收费标准,推行非居民餐厨垃圾计量收费;具备条件的地区探索建立农户生活垃圾处理付费制度,同时完善危险废弃物处置收费机制。

此外,出台长江经济带污水处理收费和岸电价格政策、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等,都在推动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的同时,助力了相关行业如水产养殖的发展。(记者 方彬楠 陆珊珊)